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司法宣传  >>媒体聚焦

中新社、浙江日报等媒体对绍兴中院家事诉讼中心揭牌仪式暨家事审判媒体开放日活动进行报道

作者:原创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4日 点击数:0

3月13日上午,绍兴中院举行家事诉讼中心揭牌仪式暨家事审判媒体开放日活动。中新社先后以《柔性司法推动案件实质化解浙江首个家事诉讼中心揭牌》和《浙江成立首个家事诉讼中心 家事观察员助力调解》为题进行报道;浙江日报以《柔性司法让家务事不再“难断”》为题进行报道;浙江法制报以《全省首个家事诉讼中心揭牌》为题进行报道;都市快报以《浙江首个家事诉讼中心揭牌》为题进行报道,浙江卫视、绍兴日报、绍兴晚报、绍兴新闻联播、全媒体直播、直播绍兴、浙江电台全媒体连接、浙江之声新闻联播,绍兴广电交通频率新闻特快等先后进行了报道。




柔性司法推动案件实质化解

浙江首个家事诉讼中心揭牌


中新网绍兴3月13日电(记者 林波)“将集合家事审判各项功能的专门场所命名为家事诉讼中心,在浙江全省法院尚属首家。”3月13日,在浙江绍兴中院举行的家事诉讼中心揭牌仪式上,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长俞少春如是说道。

据悉,家事纠纷主要分为婚姻家庭纠纷和继承纠纷,实践中还包括婚姻附带纠纷,抚养、赡养纠纷和分家析产纠纷等多个种类,近年来逐渐成为民事审判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绍兴为例,2016年至2018年间,绍兴两级法院共受理一、二审家事纠纷案件17305件,审结17385件,其中10038件以调解或撤诉形式结案,调撤率57.74%。

“木直中绳,輮以为轮。”绍兴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裘霞表示,当前家事案件兼具人身性、伦理性和财产性特点,“如何通过柔性司法,将‘直木’般僵硬的当事人关系逐步‘软化’,进而推动案件实质、有效化解,这其中大有讲究。”

据了解,绍兴中院家事诉讼中心分家事文化走廊、家事审判法庭、儿童活动区、家事调解室、心理咨询室、婚姻家事讲堂六个功能区域。

“家事诉讼中心成立后,将引入特约调解员、心理咨询师等入驻。”绍兴中院民一庭庭长陈键介绍道,在家事诉讼中心,家事案件还将有家事观察员、家事调查员等参与其中,“家事诉讼中心将成为社会各界共同参与家事审判工作的重要平台。”

与传统法庭呈现的庄严、肃穆不同,新的家事审判法庭内部以浅色调为主,给人以柔和温馨的直观感受;座椅设置上也从原来的“一分为二”改为圆形设计,弱化了当事人的对抗性。

在这里,茹某和张某不到半个小时就签下了离婚协议,约定由男方抚养儿子,女方支付费用,实现“和平分手”。

“在这里开庭,当事人感觉轻松多了!”当天,绍兴中院员额法官张靓就在家事诉讼中心的家事审判法庭内审结了该起案件。

当事人茹某和张某经人介绍于2001年登记结婚并育有一子,婚后不久双方因家庭琐事产生矛盾,后茹某向法院起诉离婚。因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破裂,一审法院对离婚请求不予准许。

在二审阶段,绍兴中院引入当事人所在街道的妇联工作人员和心理咨询师作为“家事观察员”参与沟通调解,经过走访了解,证实双方当事人已经分居六年,婚姻关系确属无法挽回,于是法院安排茹某和张某在新的家事审判法庭内开庭并当庭进行调解。

在当事人诉求和案件种类多元化的新时期,人民法院应如何进一步继承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有效整合各方资源,实现纠纷多元调处?

裘霞告诉记者,诉源治理、机制创新、协调联动,这是绍兴中院高调撤率背后的秘密,“作为深处基层一线的审判机构,基层人民法庭在家事纠纷诉源治理的过程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以嵊州三界为例,该地居民素有“男包田、女保姆”的就业分工,聚少离多的生活现状导致辖区家事纠纷居高不下。

针对实际,三界法庭以“婚姻家庭驿站”为载体,先后成立村嫂调解工作室、义行工作室、“燕子等你”妇女维权工作室,吸收辖区内的村嫂、村干部、教师、乡贤等近40人参与纠纷诉前化解。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三界法庭收案数以9.5%的比例逐年递减,家事纠纷调撤率却从63%上升到了惊人的95.1%。(完)



全省首个家事诉讼中心揭牌

弱化当事人的对抗,营造柔和温馨氛围


原载于《浙江法制报》3月14日第四版

本报首席记者 高敏 通讯员 沈和平 单巡天

柔和灯光下,原本方方正正的法庭改成了圆形设计,除了双方当事人的席位,还多了两个家事观察员的位置——

为了让来处理家长里短纠纷的当事人感觉更舒适,绍兴市中院家事审判法庭的布置比传统法庭更温馨。

昨天,绍兴市中院揭牌全省首个家事诉讼中心,绍兴市中院民一庭副庭长、家事审判团队负责人张靓在家事诉讼中心的家事审判法庭内审结了第一起离婚案件,不到半个小时,双方同意“和平分手”,离婚协议约定由男方抚养儿子,女方支付费用。

近年来,家事纠纷在民事审判中的占比越来越重,约占民事案件总数的15%左右,昨天,绍兴市中院召开发布会介绍了相关案件审理情况。

儿童区观察定抚养权

整个家事诉讼中心分为六个功能区域,除了家事审判法庭,还有家事文化走廊、儿童活动区、家事调解室、心理咨询室、婚姻家事讲堂。

“审判法庭主要给人以柔和温馨的直观感受,可以弱化当事人的对抗性。”张靓介绍,案中的男女双方结婚10多年,女方起诉到法院离婚,一审判决驳回后,女方又提起上诉。在二审阶段,绍兴市中院引入双方所在街道的妇联工作人员和心理咨询师,作为家事观察员,参与沟通调解。家事观察员发现,两人分居6年,婚姻关系已经无法挽回,而且他们10岁的儿子也支持父母离婚。

二审开庭安排在新的家事审判法庭内,在这里,家事观察员和法官一起开展调解。一位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家事观察员告诉记者,她注意到男方其实特别重视儿子的感受,于是她从孩子的角度劝说后,一心想挽留女方的男人终于放手了。双方不到半个小时就签下了离婚协议,儿子约定由男方抚养。

“家事诉讼中心六个功能区,每一个区域都有重要作用。”绍兴市中院民一庭庭长陈键介绍,从家事文化长廊上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家庭文明建设的重要讲话,到家事调解室内周恩来总理和邓颖超情意绵绵的书信等,绍兴市中院的家事诉讼中心渗透着以“柔”为本的人性化裁判理念。比如儿童活动区,它不仅仅是供儿童玩耍的,同时也是儿童观察区。

绍兴越城区法院曾审理这么一个案子,王某起诉要求和妻子蔡某离婚并要求女儿由自己抚养,女方虽然同意离婚,但也要女儿跟着自己。“法院评估,王某与蔡某从收入水平、文化程度等方面均条件相当,且均态度坚定要求抚养权,双方僵持不下。”陈键说,为此,法官分别召集了两人和5岁的孩子到儿童观察室。“在玩耍中,我们发现孩子十分依赖母亲,与母亲交流更为自然舒畅,感情十分亲昵,而与父亲则显得较为疏远,不愿靠近。”陈键说,后来法官实地走访了孩子所在的幼儿园后,了解到母亲对于孩子平时的学习生活情况更关心。最终,法院判决孩子由母亲抚养。

姓氏纠纷顺利调解

昨天,绍兴市中院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16-2018年间,绍兴两级法院共受理一、二审家事纠纷案件17305件。家事纠纷中,离婚案件占了绝对多数。

据绍兴市中院分析,当前离婚当事人诉求也不再局限于传统的财产分割等,而是逐渐延伸到人格利益、安全利益和情感利益等内容,例如要求子女改姓、精神赡养、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等。

陈键介绍,曾经有一个案例就是因女儿改姓引起的。李某和王某协议离婚,约定孩子由李某抚养,李某为了跟前夫彻底划清界限,将6岁女儿的姓从王改成李。前夫知道后,起诉到法院要求变更回原来的姓氏,女方不同意,也起诉到法院。法官审理认为,子女随父姓还是随母姓,应由夫妻双方协商,子女若已经成年的,还应尊重子女的意见。女方在未与男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便单方改变子女姓氏,最终法院判令女方恢复女儿的原有姓氏。

据介绍,家事纠纷主要分为婚姻纠纷和继承纠纷,实践中还包括婚姻附带纠纷,抚养、赡养纠纷和分家析产纠纷等多个种类。近几年来,因拆迁引发的家事纠纷有所增多,由于房屋权属不明、被继承人生前未立遗嘱或遗嘱形式不规范、兄弟姐妹之间买卖手续不齐全等原因,导致家庭成员之间对利益分配产生争议,继承和分家析产类案件增长明显,仅2018年绍兴法院就受理相关案件405件。

“因为涉及经济利益较大,还牵涉土地制度、拆迁政策和历史遗留问题等因素,双方矛盾往往较为激烈,这一类案件审理难度相对较大。”绍兴市中院民一庭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法庭更像温暖的家

绍兴嵊州三界的居民有一个有趣的就业分工——“男包田、女保姆”,这样聚少离多的生活现状导致辖区家事纠纷居高不下。

为此,嵊州市法院三界法庭专门成立了“婚姻家庭驿站”,并以此为载体,先后成立村嫂调解工作室、义行工作室、“燕子等你”妇女维权工作室,吸收辖区内的村干部、教师、乡贤等近40人参与纠纷诉前化解。

法庭的“合心·审判庭”设计成个“合”字,中间的审判桌则是一个爱心的形状,在这里经常上演痴男怨女的故事,但三界法庭副庭长裘海燕胸有成竹,“就算是带着满腔怨气来,法庭也能帮他们把气理顺了回去。”

前不久,法庭迎来一对60后夫妻,两人是一路吵着架来的,女方多年来一直有心结,因为男方长期不给家用,实在忍无可忍才来法庭离婚。男方则很生气,“为什么非要去告我?”

裘海燕把两人带到法庭,发现两人还有一对女儿。通过沟通,女方明确表示积怨已久,没有和好可能。

“就算要离婚,也不能当仇人,还有两个女儿,你们永远是她们的爸爸妈妈。”裘海燕给两人出具了一份离婚调解书,又叮嘱了几句。虽然已经离婚,但如今四口人还像一家人一样和睦。

如果没有法槌和国徽,三界法庭更像一个温馨的家。“静心·回味室”里面陈列着各种过去嵊州人娶亲时用到的老物件,早年当地人结婚时的录像被整合成怀旧视频,在这里播放。法庭里还有一个小型宣誓台,帮助当事人回味过去生活的美好以及走进婚姻时诉说的誓言。濒临破碎的婚姻有很多在这里被拯救。据悉,2016-2018年,三界法庭收案数以9.5%的比例逐年递减,家事纠纷调撤率却从63%上升到了95.1%。

责任编辑:孙